<th id="zmuql"><option id="zmuql"></option></th>

    三月茶語

    所屬分類: 茶文化

    2018-03-06 20:18

    三月茶語

      三月的蒙山城,必然是風絲絲,雨絲絲,甜絲絲的。當整個蒙山城都籠罩在這煙雨朦朧,輕紗薄霧里時,若是沒有“待到春風二三月,竹爐敲火試新茶”的閑情雅致,那定是負了這三月賽江南的好風光了。

      ”獨倚春寒掩夕扉,清露泣銖衣“,應該是這樣一番風情罷。春寒漸退,朝露晶瑩,只有這樣的大好風光,才配得上眠了整整一冬的仙子娉婷出浴,是的,它必然是仙子了,”從來佳茗似佳人“,在這山清水秀間,輕紗薄霧里翩然醒來。這下便熱鬧了,只要在這個時候,公雞一聲鳴,燕子攜草還,梨花帶落雨,春風不復眠。

      農家姑娘是顧不上思念情郎了,山間地頭,披籮戴紗,紛紛出閣迎春來,姑娘們唱著山歌,像春風吹響山間的黃鸝,這下子,茶葉便長得更歡了。

      這是一個極其浪漫的過程,仿佛蟄眠了整整一冬的仙子,被春風細雨,被姑娘的歌聲喚醒,積蓄了一個冬天的力量,為了相逢的這一刻,頃刻間爆發出來。嫩綠的芽葉還帶著露珠,映著純樸的采茶姑娘,與青蔥般如筍的玉手像等待千年般的初次相逢。

      三月的春雨是太過柔情了,她是給不了茶一個最好的歸宿的,采茶姑娘也是,姑娘的心也是經過春雨的洗禮的,她純樸,善良,卻也無知,單純,而茶葉等待的,是一個能改變它命運的人。從而成就似佳人的佳茗。通常而言,姑娘的父親便是這樣的角色了

      茶匠人,歲月將風霜刻在臉上,卻把茶葉刻在髓里,他們仿佛天生有一種特殊的魔力。

      當夕陽西沉,暮柳拂風,夜色來臨時,便是他們大展身手的時候。母親造火,須要一絲不茍,多一絲,少一毫的溫度,都是不完美的。父親的茶,隨著火的霹靂聲,在鍋中翩然起舞,這是其窮其一生為數不多的美麗。它必須忍受火的煎熬,盡力的升華自己,將春風細雨,將整個三月都內斂起來,它必須變得含蓄,內斂。這也是一個極其漫長的過程,一定要等到月上中天,曬干父親的汗,方能成就這不可一世的佳茗。

      蒙山茶,必定都是要經歷這一奇妙旅程的,古往今來,能被這飄渺萬里的茶香吸引而來的人,必然也是不虛此行的。

      “琴里知聞惟綠水,茶中故舊是蒙山”

      聞道蒙山風味佳,洞天深處飽煙霞“

      ”蜀土茶稱圣,蒙山味獨珍“

      茶圣陸羽曾言,烹茶之水分三等,泉水最上,江水次之,井水又次之。而這三等之分,在這蒙山城卻是行不通的。蒙山城位于雅安境內,天下之水,雅安最美。雅雨,便是這雅安千百年來煙雨朦朧的最好見證,雅雨烹茶,才是至美。

      ”精蘊香茗,借水而發“,而這蒙山仙子,必然是要愛上這雅安之雨的,她們放佛是天生一對,不可分而賞之。取十分之茶,遇十分之雨而烹之,上下浮動間,必然蘊著十二分的奇香。

      ”半壁山房待明月,一盞清茗酬知音“,蒙山人是一直有這樣的覺悟的。品茶,最重要是盡人而美,盡物而美。古人有云:”茶宜精社,云林竹灶,幽人雅士,寒宵兀坐,松月下,花鳥間,青白石,綠苔蒼蘚,素手汲泉,紅妝掃雪,船頭吹火,竹里飄煙“。其實也不盡然,筆者認為,能賞品蒙山茶之閑人雅士,必然是知人而善物的。

      能邀約三五好友,得一幽處,雅雨烹茶,”尋常風月,等閑談笑。稱意即相宜“。

    茶語

    五月天在线电影激情
    <th id="zmuql"><option id="zmuql"></option></th>